在线服务   加盟云战略   联系我们   博客   云战略论坛
 



咨询热线:021-39254338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云战略   >   城市云资源  
关于云战略
企业云资源
产业云资源
城市云资源
金融云资源
决策云资源
云战略动态
创意城市
      近来,发展创意产业、构建创意城市成为许多国家的重点战略。我国的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无锡等城市正在加快“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工业设计园区”、“动漫城”、“设计创意基地”等创意产业的发展。然而,国内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对创意产业,而对创意城市的研究较少。
      1 创意、创意产业和创意城市

1.1 创意的内涵
  直到目前,还没有关于“创意”的统一解释:Florida(2002)把“创意”(creativity)解释为“对原有数据、感觉或者物质进行加丁处理,生成新且有用的东西的能力。”Landry在不同的场合对创意下过不同的定义,他认为:“创意是一种工具,利用这种工具可以极尽可能挖掘潜力,创造价值(Landry,1994)”;是“对一件事情作出正确的判断,然后在给定的情况下寻找一种合适的解决方法(Landry,2000)”,Bianchini(1994)等人认为:“创意即全新地思考问题,是一种实验,一种原创力,一种重写规则的能力。”
  Hospers(2003)则认为,创意的本质就是利用原创方法去解决每天出现的问题与挑战的能力。

1.2 创意产业
  创意产业已成为全球经济发展新因素。Florida(2002)将人类社会发展划分为农业经济时代(A)、工业经济时代(M)、服务经济时代(S)和创意经济时代(C)。他认为自1980年以来,虽然服务经济依然占据主导地位,但创意经济增长速度加快,有超过服务经济的趋势。约翰?霍金斯在《创意经济》一书中指出,全世界创意经济每天创造220亿美元,并以5%的速度递增,尤其美国达14%,英国为12%。伦敦首先提出要成为世界级创意城市,在2003年提出要维护和增强伦敦作为“世界卓越的创意和文化中心”的声誉。新加坡在1998年将创意产业定为21世纪新加坡的战略性产业,希望将城市发展成为“新亚洲创意中心”、“文艺复兴的城市”、“全球文化和设计行业中心”。

1.3 创意城市
  创意形成创意产业,创意产业构筑创意城市,创意城市又萌生新的创意。如果人们发掘创意城市的思想,最早可追溯到维多利亚时期John Ruskin和William Morris所创立的文化经济学(SASAKI,2003)。而P.Geddes和L Mumford则是首先将Ruskin和Morris的思想引入到创意城市研究中来。但创意城市理论的研究则是随着最近创意经济时代的到来才开始。
  英国创意城市研究机构Comedia的创始者Landry(2005)认为:城市要达到复兴,只有通过城市整体的创新,而其中的关键在于城市的创意基础、创意环境和文化因素。因此,任何城市都可以成为创意城市,或者在某一方面具有创意。
  创意城市是推动文化经济、知识经济的重要关键。打造创意城市,能吸引文化创意人才与团体,通过创意产业的兴起赋予城市以新的生命力和竞争力,以创意方法解决城市发展的实质问题。可见,以知识经济为基础的创意经济时代即将来临,而创意城市的建设则是未来城市发展的必然趋势。

2 创意城市基本理论

2.1 创意与城市发展关系
  在经济全球化的冲击下,城市开始作为竞争主体而出现。Paul Krugman认为,国家边界的作用或地位正在逐步减弱,而国家的下层主体,区域或城市在各个方面日益发挥重要的角色。Porter认为:在研究竞争力和竞争优势时,国家可能不是最佳的划分单元。城市为了获得大量的投资而积极地推销自己,城市间的竞争更加激烈。2001年在亚特兰大召开的城市竞争力会议上,众多学者认为:在以人才、知识、技术、信息、投资等生产要素为竞争对象的背景下,如何吸引这些要素是获得新的竞争优势的重点。Hospers等(2003)的研究认为:要解决“全球化——地方化的矛盾”,在全球化过程中城市必须更加依靠自身独特的个性。城市个性的彰显,只有通过创意途径才能在竞争中获胜。Gertler(2004)也指出:创意城市的发展对加拿大而言,可以增强国民经济的竞争力和适应力,还可以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Landry(2000)认为:当代大都市发展面临严峻的结构问题(如传统经济产业衰退,缺乏集体归属感,生活品质恶化,全球化挑战威胁等),而这些问题往往需要创意的方法(超越传统的思维方法)才能加以解决。

2.2 创意城市产生条件
  Peter Hall(1998)在《城市的文明》中指出:创意城市古已有之,城市是人类文明的结品,文化诞生的摇篮,几乎人类所有的创造性成就都与城市相关。他分别对公元前5世纪的雅典、14世纪的佛罗伦萨、莎士比亚时期的伦敦、18世纪晚期和19世纪的维也纳、1870-1910年间的巴黎以及1920年代的柏林进行了历史性研究,并于2000年探讨了这6座创意城市的共同特征:①这些城市虽然规模差异巨大,但它们均是所在时代中的重要城市;②它们当时都处于急剧的经济和社会变革之中;③都是大的贸易城市,并且除雅典以外其它城市在所在区域中都是最富有的;④创意城市几乎都是世界性的,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天才;⑤而天才的成长需要特殊的土壤,创意的城市环境须是社会和意识形态剧烈动荡的中心;⑥它们的城市政策像磁石一般吸引着天才的移民和财富的创造者,等等。最后他总结道:高度保守、极其稳定的社会,或者所有秩序已消失殆尽的社会都不是产生创意的地方。拥有高度创意的城市,在很大程度是那些旧秩序正遭受挑战或刚被推翻的城市。

2.3 创意城市类型
  Hospers(2003)认为Hall的研究说明创意城市是属于每个时代的一种现象,但没有一个城市总能永久展现创意的。根据经济与城市发展的历史进程,Hospers总结出4种类型的创意城市。

2.3.1 技术创新型城市(Technological-Innovative Cities)
  这类城市多为新技术得到发展或者甚至技术革命的发源地。一般是由一些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即Schumpeter所谓的“新人(newmen)”,通过创造既相互合作又专门化分工并具有创新氛围的城市环境而引发城市的繁盛。

2.3.2 文化智力型城市(Cuhural-Intellectual Cities)
  与技术创新型城市相反,这类城市偏重于“软”条件,例如文学和表演艺术,通常都是出现在现存的保守势力和一小群具有创新思维的激进份子相互对峙的紧张时期。主张改革的艺术家、哲学家、知识份子的创造性活动引起了文化艺术上的创新革命,随后形成了吸引外来者的连锁反应。

2.3.3 文化技术型城市(Cuhural-Technological Cities)
  这类创意城市兼有以上两类城市的特点,技术与文化携手并进,形成了所谓“文化产业”(cultural industries)。相应地,Hall(2003)也曾提出“艺术与技术的联姻(the marriage of an and technology)”,认为这种类型的创意城市将是21世纪的发展趋势,将互联网、多媒体技术与文化睿智地结合在——起,文化技术型城市将会有一个黄金般美好的未来。

2.3.4 技术组织型城市(Technological-Organisational Cities)
  技术组织型城市是在政府主导下与当地商业团体公私合作推动创意行为的开展。人口大规模聚居给城市生活带来了种种问题,比如城市生活用水的供给,基础设施、交通和住房的需求等。这些问题的原创性的解决方案造就了技术组织型的创意城市。

2.4 创意城市构成要素

2.4.1 三因素说
  Hospers(2003)认为集中性(concentration)、多样性(diversity)和非稳定状态(instability)三个要素能增加城市创意形成的机会。集中度能够带来人们信息交流和社会交互所必需的集聚效应,使得城市中创意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集中不仅仅体现在人口数量上,交互的密度更为重要。多样性不仅仅是城市居民的个体差异,还包括他们不同的知识、技能和行为方式,甚至扩展到城市不同的意象和建筑。多样性能够带来动力,使城市生活更加繁荣,是创意城市产生的丰厚土壤。此外,Hospers发现一些处于危机、冲突和混沌时期的城市却展现出极大的创意。因此非稳定状态也是引发创意的不可或缺的基本因素。

2.4.2 “3T”与“3S”说
  Florida(2003)认为构建创意城市的关键要素是“3T”理论:即技术(technology)、人才(talent)和包容度(toler—ance),即:为了吸引有创意的人才、产生创意和刺激经济的发展,一个创意城市必须同时具备这三者。技术是一个地区的创新和高科技的集中表现;包容度可以定义为对所有少数民族、种族和生活态度的开放、包容和多样性;人才则指那些获得学士学位以上的人,即他所谓的创意阶层(creative class)。
  但Glaeser(2004)认为Florida的“创意资本”理论即传统的人力资本理论,并否认后者提出的“波西米亚效应”。他坚持真正有效的因素是3S——“技能、阳光和城市蔓延”
(skills,sun and sprawl)。

2.4.3 七要素说
  Landry(2000)认为:创意城市的基础是建筑在人员品质、意志与领导素质、人力的多样性与各种人才的发展机会、组织文化、地方认同、都市空间与设施、网络动力关系七大要素上。通过这些要素,营造出Landry所谓的创意环境(the ere- ative milieu),让创意在最适宜的环境中成长繁盛。
  概括起来,笔者认为:创意城市至少需要满足三个条件:①社会文化的多元性和开放性,它可以促进创意人才、企业和创意产业的交流、融和;②城市产业发展能提供足够的发展机会;③创意城市还应有能够吸引创意阶层的高品质生活环境。

2.5 创意城市发展过程
  创意城市理念认为,激发城市内部个体和机构的创新活力是城市发展的永动力。在此基础上,Landry(2000)将创意城市的发展划分为停滞、萌芽、起飞到最终形成自我更新的完整创意系统等七个阶段



创意型城市的要素及其启示

创意型城市的发展需要关注三个方面,即有各种创意产业发展的机会、有各种吸引人才的便利设施,有容忍多样性的城市氛围等。上海建设创意型城市,应该注意更加大气。要使城市成为一个更加宽容的城市,让各种创意都得到应有的尊重。
  与我国提出建设成为创新型国家的目标相对应,上海正在探索如何建设成为在创新和创意方面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大都市。什么是创意型城市,是需要研究的问题。最近几年来,美国城市经济学家理查德?佛罗里达、爱德华?格里则等人,在研究城市产业变化、人口组成变化以及城市氛围变化的基础上,提出了创意型城市(creativecities)的概念,这可以给思考上海怎样建设成为创新型城市带来有益的启迪。

  创意型城市的三T理论
  理查德?佛罗里达等人指出,创意型城市必须具备“3T”要素,即技术(Technology)、人才(Talent)和包容(Tolerance),它们相互补充,是创新型城市形成的充分必要条件。

  (1)人才(Talent)和创意阶级(creative class)
  当代社会,知识和创意或者人力资本或人才(Talent)正在替代传统的自然资源和有形劳动成为财富创造和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在创意经济时代,一个城市的竞争优势来自于能够迅速地动员这些人才资源把创意转化成新商业商品。因此,一个城市的优势在于能够吸引人才。美国的社会阶层构造发生了主要变化。除了劳动阶级(workingclass),服务阶级(serviceclass)以外,一个新的阶级在悄然兴起,那就是创意阶级或创造阶级(creative class)。属于创造阶级的人们从事各种不同的行业,但其中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经常会有创新的想法,发明新的技术,从事“创造性”的工作。创造阶级的出现对城市和社区的未来有深远的影响。一般来说,在劳动阶级和服务阶级中,按工作计划不加思考地进行工作的人居多。而创造阶级更加自主灵活,在工作中充分发挥个人的创造性,进行各种新的尝试。理查德?佛罗里达把创造阶级分成“具有特别创造力的核心人员”和“创造性的专门职业人员”两个组成部分。前者包括引导当代社会潮流的科学家,大学教授,诗人,小说家,艺术家,演员,设计师,建筑师,编辑,文化人士,咨询公司研究人员以及其他对社会舆论具有影响力的各行各业人士。后者包括高科技,金融,法律及其他各种知识密集型行业的专门职业人员。

  (2)技术(Technology)与创意产业
  这里,技术可以定义为一个城市的创新和高科技的集中表现。创意产业在不同的国家或者不同的组织有不同的定义。例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创意产业为结合创意生产和商品化等方式,运用本质为无形的文化内涵,这些内容基本上受著作权保护,形式是物质的商品或非物质的服务。这些定义中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属于智力型的产业。创意产业的内容包括科学、工程、设计、艺术、管理、会计、医疗、法律等。评价创意产业的指标有R&D指标和专利指标。高科技、研究、艺术、文化、娱乐、计算机、软件、小型新企业、科学、医疗、体育等创意产业对聪明的年轻人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关注于城市兴衰机制的城市理论认为,一个地方具有吸引力,常常表现为新工业起步,就业机会增加,这带来了新住户和游客进入以及新企业和投资的增加,人口增加和企业的进入推动了房地产的需求和基础设施水平上升,而同时其价格也会相应提高,从而促进当地就业和经济发展。创意时代反映了创意产业发展的潮流,城市的发展应该适应这种潮流,抓住机遇,为创意阶层提供创意产业发展空间来吸引创意阶层,从而来推进一个地区和城市的经济繁荣和增长。

  (3)包容(Tolerance)与公共社区
  包容可以定义为开放、宽容和多样性。包容在吸引创意人才以及支持高科技产业发展和城市经济增长方面具有关键作用。城市经济学家很早以前就认为多样性对城市经济的发展是很重要的。换而言之,多样性可以提高一个城市吸引创意人才的能力。一个具有开放的和低门槛的城市在吸引创意人才和人力资本中具有截然不同的优势,从而可以产生和吸引高科技产业,实现城市经济繁荣。包容和多样性可以有利于高科技的集中和成长。有才干的人喜欢到开放和具有容忍以及能提供生活质量的地方去。一个地方越是多样性和多文化,对他们越具有吸引力。能吸引这些具有创意人的地方可以吸引公司和产生更多的创新,从而实现当地的经济良性循环。

  (4)美国当前的创意型城市
  理查德?佛罗里达用了6项指标来测量城市的创新性,包括高科技指标,发明指标,波西米亚指标,人才指标,以及人种熔炉指标等。运用多变量回归分析方法,他对人口100万以上的美国大城市圈按照创造性大小进行排名。旧金山、奥斯丁、波士顿位居创造性城市的前三名,纽约、洛杉矶、芝加哥分别在第10、13和16位。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创意型城市集中了一批著名的大学。例如,波士顿拥有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纽约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芝加哥拥有芝加哥大学和伊利诺伊大学,洛杉矶拥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南加州大学等等。大学的存在以及能级是城市具有人才、创意产业以及包容氛围的重要源泉。

  对上海建设创意型城市的思考
  创意型城市的发展需要关注三个方面,即有各种创意产业发展的机会,有各种吸引人才的便利设施,有容忍多样性的城市氛围等,这可以对思考上海建设创意型城市带来启迪。

  (1)关注吸引创意人才的利便设施
  创意型城市的人才环境涉及到城市利便设施的概念。理查德?佛罗里达分析了一个地区吸引创意人才应该具备哪些基本条件。佛罗里达的假说是,在物质生活已比较丰富的后工业社会中,人们对工资等经济条件的关注降低,但对城市的音乐、艺术等人文环境,对气候、湿度以及绿化等自然环境等城市利便条件的需求会越来越高。确实,美国的许多创意城市,都有比较完善的健身和休闲设施,而且普遍有良好的生态环境,能够让创意一族在“紧张”与“放松”、“压力”与“兴奋”的交替中,激发最大的创造热情。哈佛大学的城市经济学家爱德华?格里则强调了四种城市利便性:①充实的商品市场及服务;②由优美的建筑和城市规划等形成的良好城市外观;③低犯罪率,良好的学校等公共服务的完备;④便捷的交通及通讯基础设施。格里则指出,即使房租和地价偏高,许多高学历者也希望在旧金山等利便性高的城市居住。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房租与地价的上涨部分反映了人们对城市利便性的需求以及为此需要付出的价格。城市的各种各样的利便条件会吸引创造阶级,而企业为了能得到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也会跟随着创造阶级来到这些城市。所以,地方政府与其为了吸引企业投资而实行各种减税政策,不如投入一些资金用于城市利便性的建设,从而吸引创造阶级,因为他们才是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
  当前,与其他国际都市相比,上海城市生活的利便条件还亟需提高。据法新社报道,2005年英国《经济学家》旗下智库“经济学家信息部”(EIU)从全球127个城市中评出全球“最适合生活的城市”。调查指标包括安全性、医疗服务、文化与环境、教育以及基本设施等五大领域的将近40个指标,按各个城市在这些指标领域面对的问题和风险来评分。其中加拿大的温哥华位居榜首,中国内地的北京、上海与天津同列第70位。因此,上海要建设成为创意型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还要继续增强,城市生活质量以及利便设施还有待提高。

  (2)加强有利创意产业的三区联动
  创意型城市的技术环境,主要是通过企业园区提供各种创意产业发展的机会,兼顾原始创新和引进创新。在创意经济的时代里,一座国际化大都市往往是科研力量和创新的集聚地,成为全球或地区创新之源,创造新产品、新技术,引领科技新潮流。创新能力成为一座城市国际地位的重要标志。统计资料表明,英国首都伦敦,聚集了英国1/4的教育科研机构,吸引了英国40%的风险投资,60%的人从事与教育和科技相关的行业。
  目前,无论是从总量上还是从占GDP的比重而言,上海在R&D上的投入上仍然十分不够,反映创新能力的专利竞争力还不强,高新技术产业区主要企业仍以引进为主,自主创新能力还较弱。按照对高技术园区生命周期的一般认识,上海高新区总体上已经完成了发展的准备阶段,进入了全面启动的阶段。在这一突破性的历史时期,上海高新区功能的提高已经无法单单依靠引进外来技术进行标准化产品生产,需要建立起一个园区各参与主体(企业、大学与科研院所、政府)有效互动的创新网络环境,以建设研发公共服务平台和知识产权服务平台为抓手,强化科技创新资源整合。要通过大学园区、企业园区、公共社区的三区联动,实现由注入式发展(依靠大量投资,实现外延扩张)向自协调发展(依靠结构合理、实现内涵发展)的转变,从而增强自主创新能力,优化创意型城市的技术环境。

  (3)发展有更大包容性的城市社区
  城市的宽容环境,主要是建设能容忍多样性的体制条件的包容社区,例如国际市民住宅区。目前,作为“民族大熔炉”的纽约,有近800万人口来自世界各地100多个民族,其中犹太人有200万左右,非洲裔黑人有200万人左右,华人也有60多万。关于国际大都市中外籍人口的比例,国际上存在着5%、8%、15%和20%等四种不同的说法。以最低的5%计算,1000万人口的城市必须拥有50万常住外籍人口。上海在人口的国际性和多样性上面还有相当长的道路需要走。
  同时,建立宽松、有序和多元化的社会文化环境,也很重要。理查德?佛罗里达曾经指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现象:在最富于创意活力的地区,也是科技研发人员和文化艺术人才都能各得其所的地方。在许多创意城市里,似乎集中了两种不同的人。一种是严谨而认真的科学家、工程师、设计师、建筑师等,充满了科学思维的认真精神;而另一种是地地道道的“波西米亚人”,包括艺术家、文化人、传媒工作者、各种自由职业者等,充满了异想天开的创造和想象。其中还包括了各种各样文化背景的移民群体,带来了形形色色的文化信息。因为恰恰是这多种人才和文化背景的整合,带来了人文与科学、严谨与浪漫、理念与操作的碰撞,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头脑风暴,这就需要创意城市具有更为和谐宽容的氛围。此外,不但要建立制度上的信任,而且要有广义上的信任,也就是政府对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的一视同仁,政府对各种非政府组织的平等信任,各种社会群体之间的广泛信任。
  以上方面,应该给上海发展成为有更大包容性的城市社区带来启示。上海建设创意型城市,应该注意更加大气。要使城市成为一个宽容失败的城市,让各种创意都得到应有的尊重。城市社会的资源,不但要向海内外的人才开放,而且要向周边地区的人才开放。不但要承认高学历的常规人才,而且也要对缺乏高学历和高资历的人才给予非常规的宽容和鼓励。

首页关于本略联系我们在线咨询热点专题加盟云战略企业E-MAIL云战略论坛        本略战略咨询  版权所有  本略咨询    

沪ICP备110154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