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服务   加盟云战略   联系我们   博客   云战略论坛
 



咨询热线:021-39254338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本略观点   >   资本观  
心本观
人本观
物本观
资本观
智本观
新资本主义


1、新资本投资汽车更看重核心竞争力
2、稻盛和夫的新资本主义精神

稻盛和夫的新资本主义精神

  当代日本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和著名学者梅原猛在其合著的《回归哲学》一书中探求资本主义新精神,力主改造现在的资本主义,重新确立资本主义在发展初期时所具有的伦理。

稻盛和夫说,近代资本主义以追求利润为主题而获得了发展,当然,经营者追求利润并没有错,问题是如何追求和利用利润。现在,道德、伦理和资本主义明显分离了,剩下的只是赚钱,赚钱成了唯一目的,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无节制的经营活动,毁坏了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破坏了地球的生态平衡。稻盛和夫以其博大的胸怀和使命感著书立说,意在唤醒人类的理性和智慧,阻止人类文明的崩溃。在《回归哲学》中,稻盛和夫阐述了他的回归思想主张,概括起来主要包括两层意思,其一,倡导人类的一切活动必须与自然界保持平衡,使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形成良性循环,即共生循环思想。其二,倡导道德、伦理回归,要注重道德、伦理、宗教、哲学的教育,建立伦理的、道德的资本主义。其一笔者已有行文论及,其二即本文所要探讨的领域。

稻盛和夫在《回归哲学》中写道,德国的马克斯·韦伯所提倡的以耶稣教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勃兴时代,就存在过基于严格伦理观的资本主义。但是,后来随着资本主义的进化,这种耶稣教式的严格的伦理观逐渐淡薄了,本来有利于社会的资本主义,最后变成了只是为了赚钱的资本主义。所以,可以考虑先返回到其原点,然后以此为基础,努力建造比初期时更好的新资本主义。只是还原还不会有进步,从颓废的现在返回到原点,当然只是暂时恢复基本形态,然后要向新资本主义前进。[1](P19)稻盛和夫提出了一个重要的令人思考的问题。那么,原点的资本主义是什么样的资本主义呢,通过返回原点的途径能否消除现在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呢?

德国著名学者马克斯·韦伯在被誉为经典名著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论述了资本主义原点时期宗教伦理与社会经济生活的关系。韦伯认为:耶稣教蕴育着资本主义精神。而谋利、获取、尽可能多地赚钱,这种冲动与资本主义并没有必然的关系。这种冲动,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地球上一切国家的一切人中都是普遍存在的。贪得无厌不等于资本主义,更不等于资本主义精神。相反,新教伦理所规范的资本主义倒是可以等同于节制,或至少可以缓冲人类的不合理的冲动。”[2](P15)当然,资本主义与追求利润是同一的,而且永远要以连续的合理的资本主义企业经营为手段,不断获得新的利润。在一个完全资本主义的社会秩序中,不能营利的资本主义企业是注定要消亡的。韦伯把艰苦劳动、积极进取的精神归功于新教所唤起的资本主义精神。把诚实、守信、勤劳、节俭、克尽职守的美德也归功于禁欲主义新教所倡导的伦理。新教徒崇尚进取和行动,而不是消闲和享乐,认为把时间损失在闲聊、奢侈生活方面,甚至睡觉超过保证健康所需要的时间时,也是要受道德谴责的,不劳者不得食,如果一个能工作的人行乞,那就不仅犯了懒惰之罪,而且违背了新教徒的仁爱天责。

所谓的新教,是16世纪席卷整个欧洲的宗教改革运动中的各改革教派的统称。新教反对封建天主教会内的贪污、腐化,要求建立廉俭教会,主张灵魂得救要靠个人的虔诚信仰,不需教士的监督和干预。受新教影响的西欧、北美的资本主义迅速发展,受天主教影响的南欧、东欧的资本主义则发展缓慢。新教伦理具有抑制世俗欲望冲动的一面,主张合理地追求利润,那种为了获利而获利的行为是不道德的。然而,资本主义最先发展起来的西欧、北美地区,也是最先不受新教伦理约束的,贪婪地追求利润、无情地谋取财富。这种类似的现象在东方的日本也发生了,尽管在时间上要晚得多。

稻盛和夫在《回归哲学》中说,日本江户时代有着土农工商的阶级制度,从事商业活动的人属于最低层的阶级。可是,江户中期的思想家石田梅岩说出了具有哲学意义的话:经商并不是卑劣的行为,获取利润是很好的事,追求利润并不是罪恶。商人获取利润和武士领取俸禄完全一样,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鼓励商人对商业行为要有信心,要进行高尚的商业竞争,正直地经商、堂堂正正地经商。这就是商人应当具有的伦理观,即商人之道。稻盛和夫认为,和欧洲以耶稣教伦理观为基础而产生的初期资本主义一样,在江户时期,日本商业资本发生的时代,也有比现在更严格的伦理观。但这种伦理现在已基本丧失了,不能不令人感到现在日本资本主义在伦理方面的贫乏。”[3](P21)如果当时的资本主义精神一直延续下来,今天日本的泡沫经济、政界及金融领域的不正常事件就不会发生。那么,上述资本主义伦理变迁的现象如何解释呢。

当代美国著名学者丹尼尔·贝尔在《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一书中,把资本主义伦理观的变异归因于资本主义精神的矛盾性。贝尔的这一重要研究始于韦伯和桑巴特,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一方面宣扬了新教的禁欲主义伦理和资本主义的进取精神,同时对奢华懒惰的风气严加惩戒。贝尔发现,资本主义精神在其萌发的阶段便潜伏着禁欲主义伦理贪婪攫取性的矛盾贝尔把这两方面特征分别定义为宗教冲动力经济冲动力,并研究和追索它们演变的轨迹。”[3](P13)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这两种力量纠缠难分,相互制约。禁欲主义的宗教冲动力造就了资产者精打细算、兢兢业业的经营性格,贪婪攫取的经济冲动力则养育了他们的冒险精神,雄心勃勃挺进新疆域。在资本主义发展早期,新教伦理抑制了经济冲动力的任意行事。禁欲主义强调精神价值观,摈弃肉体享受,提倡节俭和忘我,严格遵守苛刻的纪律。为了完成使命,为了克制自我和征服他人,就要动员肉体和精神的全部力量。清教徒生存的主要目的不是为聚敛财富,他们从自己所创造的财富中往往无所得,只不过为了证明自己得到拯救。稻盛和夫所说的原点,应该指的就是这个时期。后来,资本主义精神的另一面,经济冲动力所驱使的贪婪攫取性脱离了宗教道德伦理的规范,贪婪的私欲便象脱了缰的野马无所约束了。贝尔说,当新教伦理被资本主义抛弃之后,剩下的便是贪欲、享乐了。贪婪攫取则成了资本主义的特性。令人深思的是,在20世纪末期,中国也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中国的儒教伦理主张仁义、诚信,新中国更是倡导廉洁奉公、无私奉献的价值观。然而资本主义阴暗面的种种现象,在中国的现今社会也纷纷出现了。人类社会的这种怪现象,也许归根结底源于人性的多重性。在古代中国,关于人性就有人之初性善说性恶说白板说。人性是否在不同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表现出差异。历史上某个时期的道德形态,比如清教徒的伦理观,在变化了的社会条件下能否完全再现呢。稻盛和夫也曾经说过,以前支撑宗教信奉者价值观的是宗教信仰,现在宗教的影响力衰微了,强大的基督教在欧美已大大衰退,日本已有的宗教在一定程度上也变成了冠婚葬祭的仪式。宗教已没有力量重建伦理观,所以我们不能再依靠宗教。

首页关于本略联系我们在线咨询热点专题加盟云战略企业E-MAIL云战略论坛        本略战略咨询  版权所有  本略咨询    

沪ICP备11015427号